南京微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 025-81032698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睿风新闻

睿风新闻

隐藏在微信群里的赌场

2016-06-­08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近日,一名大四女生误入微信群里的赌场,抢了196万元红包,但又发了206万余元的微信红包。在这背后,是一种新型赌博方式——微信抢红包赌博在各地屡禁不绝,为害甚烈。


  □ 本报记者 廉颖婷


  小手机里有大“天地”。


  在一些人的微信群里,有人在发红包,有人在抢红包,每个群都有自己的“红包规则”。


  如果为这些微信群里的人勾勒出一幅群像图,那就是,“看见红包就想点,根本停不下来。为了抢红包,甚至整晚不睡觉。直到输得两袋空空,才不得不黯然离场”。


  眼下,“抢红包”已经成为网络赌博的新宠。而这,也是警方近期正在严厉打击的一种新型赌博方式——微信抢红包。


  搬到微信里的赌场


  最近,一名湖北武汉的大四女生备受关注。吸引公众的不是她高挑漂亮的外形,而是她被朋友拉入微信抢红包群后,误入赌博陷阱,负债累累。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这名大四女生共发了206万余元的微信红包,抢了196万元红包,输了10万余元。为了还债,她还找了一家公司借了8万元“高利贷”,半年不到,债务就变成了17万元。


  眼看今年的毕业季已经到了,同学们都在为找工作而四处奔忙,可她却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只想远离讨债者的威胁。


  微信抢红包群里的成员有多疯狂,看看这名女生就知道了。高峰时期,她加了40多个微信红包群,平均每个群里有100多人,这些群多数是武汉的群,也不乏外省的群。


  做饭时,右手拿着锅铲炒菜,左手拿着手机看微信。看到群里发红包,立马开抢。


  重庆的这位刘女士,其抢红包的疯狂还不止于此,睡觉、走路、吃饭,可以说无时无刻不在抢红包。女儿说,有一次在外面,刘女士为了抢红包顾不得看路,结果掉进一个很深的坑里,所幸并无大碍。


  在女儿眼里,刘女士为了抢红包已经六亲不认、走火入魔。刘女士所在的微信抢红包群,最终被警方认定为赌博群。


  2015年8月,浙江省台州市警方破获全国首例以“微信代发红包”形式进行赌博的特大案件,涉案300余人,涉案者遍布北京、上海、广东、河南、江苏、福建等10余个省市,涉案赌资累计超过1000万元。


  当年7月初,台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民警发现,有人在网上抱怨自己在微信群里输了钱,数额从上千元到上万元不等。几乎就在同时,腾讯公司也接到台州网友举报,称有人利用微信红包功能进行赌博,腾讯公司将线索转给警方。


  于是,民警乔装“赌客”,加入其中一个微信群,发现有人利用微信抢红包赌博:群内的赌博人员抢红包,抢到金额最小的人发下一个红包。群规很严格,由群“发包人”代发红包。“发包人”要抽头红包总金额的5%到10%。在这个群里,一个红包一般分4个发,有的群有两三百人,红包刚发,瞬间就被抢光了。


  经过民警调查,这个微信赌博群是由犯罪嫌疑人杨某伙同其妻子陈某组织建立的,群内以抢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群主以代包抽头的方式进行获利。他们找到崔某某、杨某某进行代包并抽头。


  7月8日,杨某利用自己的微信账号组织建立起名字为“100/4”的微信红包赌博群,将一些愿意赌博的人拉入该群,由陈某、崔某某、杨某某三人在群内进行代包抽头。


  不难看出,虽然微信赌博群建立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可是,它与真正的赌场并无二样,同样分工明确。


  为了追求刺激,杨某和崔某某重新制定群内赌博规则,提升红包金额,并设立奖励制度,特殊数字如“1234”“1111”等奖励88.88元至288.88元,并从抽头的钱中抽出一部分设立“奖池”作为奖励资金。


  此外,该团伙还有非常严密的组织架构,如有陌生人想入群参与赌局,需交纳一定数额的押金;如有群内的赌博人员介绍他人入群,还需要有介绍人担保。


  各自有各自的规则


  每个微信红包赌博群都有自己的玩法。


  比如,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的焦某组建的群里,赌博的规则是:第一个人发500元的红包,设置5个人的红包份额,发到群里给大家抢。抢到的人,将红包金额小数点后两位数字相加比大小。谁的数字最小,就要继续发红包。


  比如,100.31元和100.62元,前者3+1=4,后者6+2=8,那么前面那个人的数字更小,接下来就由他来发红包。


  在一些地方,这种玩法俗称“牛牛”。


  对于这些疯狂的赌徒来说,有一个他们不得不面对的槛儿——每人每天发的微信红包金额有上限,达到一定限额后,就不能再发红包了。


  可是,这个槛儿居然成就了一个新的“职业”。


  有人早就想好对策,每个微信抢红包群都有群主,群主手下有“车队”,车队里有“车一”“车二”“车三”等一批“车友”代发红包,他们在群里只发不抢。


  于是,当达到限额又需要发红包时,参与赌博的人就会通过微信“AA付款”的方式转账给群主,再由群主请“车队”代发,群主会从中抽取10%作为提成。


  在“80后”女子周某组建的微信群里,她规定,发出来的每个红包为190元,分成4个包,抢到红包金额小数点最小的成员发下一个红包,由该成员将228元转账给“代包”,然后由“代包”抽走其中的38元,将剩余的190元分成4个红包再发到群里,由群内人员抢。


  每天最后一个抢到小数点最小的成员将228元转给群主或是“代包”,由群主或是“代包”在第二天发190元的红包作为每天第一个红包,如此循环。每个红包抽取的38元中有25元放入奖池,作为抢到特殊数字的成员的奖励,其中4元作为“代包”的好处费,其余的归群主周某所有。 


  在抢红包期间,周某每天还会发几个金额不定的福利包用于炒热群内气氛或确定群内正在抢红包的人数。 


  截至2015年8月12日该微信群被民警查获为止,周某组织人员以抢红包的形式赌博仅10余天,每天群内参与抢红包人员20人,每天发出的红包个数200个以上,涉案赌资达45.6万元。


  不过,不管微信赌博群的规则如何不同,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要到群里参与赌博,必须要通过群友介绍,群主只接受在别的群玩过类似“游戏”的“熟客”,或者通过熟人邀请才能入群,那些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会被立即“踢”出群。


  日益猖獗的抢红包


  只要一部手机就能参与,操作简便、单笔投入金额不多,易于被常人接受。这就是微信红包赌博的特点之一。


  而红包金额随机性的特点更是让参赌人员感到公平,增加了参与者抢红包的刺激性和娱乐性。


  事实又是如何呢?


  一名成功“出坑”微信红包赌博的资深玩家说:这里面水太深了,不管是庄家还是玩家,都在想办法使诈,一旦入坑都得输。


  从2015年春节“入坑”,到同年8月“上岸”,这名资深玩家刚开始也和大家一样,只是单纯地想抢红包拼手气。


  春节期间,每个微信群几乎都被红包淹没,人人抢得热火朝天,为了刺激,有人把红包越发越大,一天下来,有人赚了,有人输了,灵敏的人,渐渐就嗅到了赌博的味道。


  一夜之间,各种玩法都冒了出来,还设有奖池,巨额奖金十分诱人。“越抢越激烈,新鲜又刺激,微信红包赌博就这么火了。”这位玩家说。


  随着微信红包赌博火起来的,还有“红包外挂”——自动抢,抢最佳,不抢最佳不抢最少,避免抢到最小点数,保证抢到“牛牛”——各种五花八门的外挂软件都出现了,售价从几十元到上万元不等。


  有人花6000元,买了“抢最佳红包外挂”。但是,由于太贪心,把把都用外挂,很快便被庄家发现。


  由于用外挂的人越来越多,每个玩家都变得小心翼翼,所以也就出了“限定在五秒内抢完”、庄家交押金、玩家交入群费等一系列规则,防止万一有人逃跑,可以挽回一点损失。


  参与赌博的人都知道,赌到最后都是输,可依然禁不住奖池里的诱惑。而群主正是利用这一赌徒心理,吸引大量人员参赌。


  为了避免被发现,甚至有人打着售卖面膜的名义玩“红包接龙”。涉案人员在取名上也有所讲究,比如,利用“面膜288一盒4片”等群名,让人误认为是代购群而放松警惕。


  此外,很多人法律意识淡薄,在他们眼里,微信抢红包只是娱乐,并不涉及赌博,由此导致近年来网络赌博成为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方式之一,特别是微信“抢红包”赌博,日益成为网络赌博新宠。


  办案民警表示,如果是以营利为目的的抢红包群,就涉嫌赌博。其中,群主纠集成员进行红包赌博,就涉嫌聚众赌博、开设赌场,群成员抢红包涉赌的违法行为也将受到处罚。


来源 电商报


 

上一篇:网络视频刷单调查:4分钟免费刷2.2万300元能买4000万点击

下一篇:国家邮政局:2016年快递业务收入将达3530亿元